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亮点网 时间:2020/01/27 17:55:39
五岳盟主/编辑
中华民族错过了很多自我更新、赶超先进文明的历史机遇,造成中华文明的长期停滞和大踏步倒退,从汉唐的光辉灿烂黯淡到今天的危机四伏,中国也从这个星球上的一流超级强国坠落成腐败不公,贫富悬殊的发展中国家。
中国最大的一次机会错失是上上世纪末的戊戌变法!那时的满清政府进入了经济发展的瓶颈,三十年变法图强成果在甲午战争中灰飞烟灭,号称世界第六大海军强国的中国在刘公岛向海军实力排名十二的撮尔小国日本战败投降,“东方无敌舰队”北洋水师在威海卫军港全军覆没……
甲午战争中国的惨败,用雄辩的事实证明了清政府“只发展经济不变革政治体制”(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自强模式的荒谬和一厢情愿,旧体制在经济上的活力已被证明走到了尽头。当时中国的军事实力对日本拥有压倒优势,在战略上又处于有利地位,以致中国的保护国朝鲜认为日本根本没有资格和中国交手;可满清腐败的人事体制挑选出的军政官僚不是“明于人暗地事”的酒肉政客就是“关系大于能力”的浆糊脑袋,没有能力、德操和责任心来发挥中国的优势,极个别有过人能力品格的英雄又因为“妓院容不下淑女”的缘故陷入人情上的孤立而无法发挥作用。最后的结果竟然是北洋舰队的全体官兵在“若破釜沉舟尚不知鹿死谁手”的情势下向日军集体投降(统帅丁汝昌自杀)!剩余舰只完璧交给日军,而不是按海军投降惯例凿沉?
中国出人意料地败于小日本把自己的腐败虚弱在列强面前暴露无遗,他们一度被中国“自强运动”(又称“洋务运动”)中的经济增长数据所迷惑,怎么也想不到“繁荣”的外衣下竟掩盖着难以置信的虚弱内容,因而极大地刺激了列强对中国的领土和主权野心,争先恐后地掀起了瓜分中国的狂潮,中华民族处于忘国灭种的关键时刻。
在生死存亡的关头,中国朝野的志士仁人在现代民族主义的感召下开始了救亡图存运动。既然单纯发展经济的“一条腿走路”强国模式已被证明没有出路,新形势下的救亡图存运动就只能求助于政治变革,不是对旧体制进行修修补补,而是对政权组织和运作模式进行根本变革,使权力、义务和责任由互相分离转向有机统一;人事体制由“劣胜优汰”转向“优胜劣汰”;社会机制由“奖恶惩善”转向“抑恶扬善”……
中国名义上的国家元首,专制体制下罕见的末路英雄,拥有过人品格和责任心的光绪皇帝,在康有为、梁启超、谭祠同等民族英雄的推动下,成为政治变革的领袖人物。帝国航船的总舵手为国家民族选准了前进的方向;但负责划桨的官僚集团却出了问题。
腐朽落后的官僚体制造就了一大批特权阶层。这个阶层的集团利益与国家民族的根本利益是对立的,他们的既得利益是建立在伤害国家民族的根本利益之上。光绪皇帝领导的政治变革是建立在维护国家民族根本利益的基础之上,必然与特权阶层的眼前利益相冲突。尽管国家民族的文明强大有利于他们的长远利益,但狭隘短视的特权阶层看不到这一点,出于维护急功近利的阴暗本能集体对抗光绪皇帝强国兴邦的伟大事业,拼命利用手中职权向相反的方向挥动船桨……
当英雄的光绪皇帝拒不顺从特权阶层的阴暗心理改变航向并威胁要撤换帝国航船的“官僚水手”时,特权阶层的代表人物那拉兰儿从挪用海军经费建造的豪华盖世颐和园里走出来,用阴谋手段发动政变,囚禁维新领袖光绪皇帝,对维新英雄亮起血淋淋的屠刀,六名维新党精英,包括中国近代最伟大最杰出灵魂最为高贵的思想家之一的谭嗣同,都被特权集团以“卖国贼”罪名押往菜市口刑场砍头示众,民族英雄的鲜血被京城百姓樵了人血馒头……
有望使中国在短期赶超日本的戊戌变法就这样被以那拉兰儿为首的特权集团淹没在血泊之中。中国再次错失了千载难逢的巨大机遇。
错失巨大机遇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
一九一一年,被维新英雄的鲜血浇醒的革命党人在武昌发动了武装反抗满清统治者的暴动,推翻了满清权贵的统治。先前满洲权贵害怕特权受到任何限制,害怕地位财产受到任何损失,现在则什么特权也没有,别说地位财产荡然无存,连生命也没有保障。在随之而来的长达半个世纪的血腥岁月里,昔日的特权阶层不是象猪仔一样被武人捉进来杀掉;就是沦为底层社会的贱民苟且偷生。那些设法逃往西方的达官富豪也没有一人能延续荣华宝贵的命运。
一九二四年,冯玉祥统领的国民军闯进了北京故宫,把包括末代皇帝溥仪在内的皇族人员从他们居住了近三百年的“家”驱赶出去。尊贵的皇帝公主们就这样成了一介平民,甚至连平民都不如,因为无家可归和“流浪汉”很接近。
一九四五年,苏联红军进入东北,俘虏了清王朝末代皇帝溥仪和漏网的满洲权贵,把他们押往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亚,在坚硬似铁的冻土上开荒服苦役。这些昔日的皇帝和王公大臣,现在连普通的百姓也当不上,成了人类最低贱的囚徒。
…………
历史呈现一个定律,反对变法的既得利益阶层,在变法失败之后往往付出最为惨痛的代价。
下面有必要作一个假设:假如戊戌变法成功,满清皇族的命运会怎样?昔日的特权阶层命运会怎样?中华民族的命运会怎样?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满清皇帝就会象英国国王和日本天皇一样赢得中国人民的长远敬仰,直到今天仍是中国人的精神领袖,是中国人最最敬爱的国家元首,是中华民族的第一公民。爱新觉罗家族也会长久沐浴维新变法的光辉,不但保住了在专制时代聚敛的巨额财富,还能在民主社会理性博爱的洁净天空下完成血统的自我更新,进化成自信、宽容、泽惠众生的绅士贵族。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满清帝国的绝大多数特权阶层不但会逃脱被屠杀抢劫的连环噩梦,还能保住大部分既得利益,照样在花花世界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一样会象满清皇族那样在一个世纪的文化薰陶下进化成绅士型的贵族世家。象欧美那些民主国家一样,一百年前的富家大族,今天依旧是富家大族。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中国的政权交接方式就会遵循理性有序的途径,为了争夺国家控制权而发生的周期性暴力革命就会在中华大地上绝迹,中华文明就会摆脱循环性浩劫,文明成果就能有效地积累起来并进而发生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中国会在十年左右赶超日本成为亚洲头号经济军事强国。不但能够避免南京大屠杀的悲剧,还可洗雪甲午战败的耻辱,在上世纪二十年代收复台湾,把朝鲜从日本的魔爪下解救出来,成为中国的保护国;同时对日本的冲绳提出领土要求,把冲绳列为中国保护国或直接并入中国版图。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中国会避免长达半个世纪的血腥战乱,国民团结一心全力发展经济和文化,最大限度地利用二十世纪世界科技革命的成果,中国会很顺利地跃升为世界上文明程度最先进的国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中华大地就会远离战争和暴力,中国人的血质会在爱的空气中净化,不会潜藏那么多的非理性暴力倾向,长达一个世纪的和平发展会使绝大多数国民变得通情达理。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中国就能避免反右、大饥荒和文化大革命等空前的文明灾难,中国人之间的互相防范和互不信任也不会象今天这样严重。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中国人的才智被最大限度激发出来,人才能顺利找到发挥聪明才智的舞台,智慧的火花会在中华大地群星闪烁,中国人会不断走向瑞典的王宫。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中华文化会在长期和平的气氛下空前繁荣,理性和思辨替代急躁盲从,今天的中国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愤青和追星族。
假如……
遗憾的是,历史没有那么多的“假如”!什么都可以重来,但历史不能重来。
中国人不能在同一个巨坑里跌倒两次,否则我们就会失去最后的机会!
(熊飞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