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伤亡凸现中国城乡差距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亮点网 时间:2020/01/22 10:29:55
目前死亡人数已经超过12,000人的中国四川汶川大地震给中国领导人提出了异常严峻的挑战,它凸显了一个已被中国政府定为工作重点的问题:随着经济发展而不断扩大的城乡差距。
周二,救援人员仍在努力赶往部分受灾最重的偏远地区展开营救。此次7.9级地震是中国数十年来所遭受的最严重的自然灾害,眼下持续的降雨不仅阻断了交通,也可能使数万、甚至数十万无家可归的灾民承受更多苦痛。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援引一位四川省高层官员的话报导,截至周二晚间,仅四川省的死亡人数就超过了12,000人,另有超过26,000人受伤,还有至少9,400人被埋在废墟之下。
记者手记
《华尔街日报》记者Shai Oster已到达绵阳,这里气氛相对平静,地震并未给这座远离大都市的西南小城的基础设施带来严重破坏。他在手记中写到:
由于担心住宅楼可能不安全,很多家庭就挤在河边的临时帐篷里,或者干脆就在店铺的遮阳篷下过夜。但就在同时,这里街灯仍在闪烁,公共汽车和出租车还在运行。到夜幕降临时,手机通话基本恢复了正常。
在一处用作临时宿舍的帐篷里有10位淋了雨、 肠辘辘的护理学校学生。帐篷是用太阳伞、塑料布、硬纸板和淋湿的毯子做成的。他们是从学校的瓦砾堆里逃出来的。虽然很多人联系不上身处震中地区的家人,但他们的情绪还很乐观。
陈克明(音)有个堂弟在离震中大约20英里的地方念高中,那所学校已被震塌,陈克明担心堂弟被埋在里面了。他父母告诉他,老家那里有80%的房子都塌了,不过他们人还算安然无恙。陈克明说:“我们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他和同学回不了家,因为路还没有通,而且他们从学校逃出来时既没带钱也没带衣服。之前他们已经跟别的同学借过钱,这段时间的食物就是饼干和煮鸡蛋。
镇上的其他人在停在绿地或路边的汽车里过夜。虽然这里的气氛有时就像全城的人在开睡衣晚会(slumber party),但周边乡村的破坏景象还是让人感到了灾难的气息。该市最大的一家医院外面已搭起帐篷,救治源源不断涌入的伤者。一位母亲被人带走时止不住地抽泣。医生们说,自地震发生以来他们没有休息过,一直在工作。
市里的一座体育馆被改成了临时收容所,接纳了大约1万名从附近北川县过来的灾民。目前北川县是这次地震中死亡人数最多的地方。加油站关闭了。有人说,发生了一些哄抬物价的现象。当地居民说,政府建议大家不要回家。一些人挤在电视机旁,收看有关温家宝总理视察当地、指挥抢险工作的报导。
随着军队和武警全力从坍塌的学校、民房以及医院中抢挖被困群众,现在已经可以越来越明显地看出受灾毁损最重的地区是农村以及那些规模不大但发展迅猛的乡镇。在中国近些年来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中,许多小乡镇如雨后春笋般地冒了出来。专家指出,和中国相对富庶的大城市相比,这些从耕地中建起的小城往往在建筑安全标准的执行上非常宽松,因此当地震袭来时,这里的居民处境要危险得多。
生活在震中以东的小城什邡市郊区的方海英(音)表示,在她村里有十多个人仍压在自家房屋的废墟下。这位40岁的农民以种植稻米为生,她和她一大家子人都戴着口罩,使自己免受几公里外坍塌工厂化学品泄露的伤害。她说,我们一直在等待救援,但是政府的人一个都没有到;我们没东西吃。
在地处什邡市西侧的银华村(音),几乎每栋房屋都已面目全非。周一的强震使巨石从山上滚落,横在当地的主要道路上,其中有的有篷车那么大。它们的旁边是被砸翻或压扁的汽车。
灾民们沿狭窄的山路逃往银华,寻找能离开这里的交通工具。两个15岁的男孩说他们从位于山区的村里走了三个小时才来到银华。这两个分别叫陈实(音)和郑佳(音)的孩子表示,他们所在中学和其他很多学校一样在地震发生后的几秒钟就被夷为平地。他们说大约有100名同学遇难。
如果对比一下四川省会成都市里簇新闪亮的商务大楼和豪华酒店,中国的城乡差距就变得一目了然了。虽然这座有近1,000万人口的城市距离震中仅有90公里,但它在周一的地震中受到的损坏相对要小得多。
而在距震中约160公里的北川县情况就大不相同了。近1000名武警官兵周二拼命在北川一中坍塌的教学楼中挖掘,至少有1000名学生和老师压在里面生死未卜。新华社报导,北川一中一座高七层的教学楼碎成了两米高的瓦砾,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在被拽出来的时候已经失去了双腿。官方估计那里的死亡人数可能会超过3000人。
在整个震区至少有九所学校坍塌,数千名学生被掩埋。越来越多的当地居民和关注此事的网民都对政府没能挽救这么多年轻的生命而感到愤慨。
自然灾害往往都会给那些居住条件不佳的穷人带来最大的伤害,在卡特里娜飓风袭击美国南部地区时就是这样。不过这个问题对于中国政府来说格外棘手。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相信,如果不能有效地解决因数十年市场导向的经济改革所造成的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的问题,政府从很大程度上将失去公众的拥护。
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使得大多数居民都拥有了更多财富,但其中有些人的所得要远远多于其他人。经济学家表示,名义上仍为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已经是全球贫富分化最为严重的主要经济体之一。这种差距从富裕的大城市居民与欠发达的小城镇和农村地区的居民之间的强烈对比就可见一斑。
举例来说,去年中国农民人均收入为人民币4,140元,以当前汇率折算合590美元,在未经通货膨胀因素调整的情况下较十年前增长了91%。而相比之下,去年城市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了人民币13,786元,较十年前增长了一倍有余。
在震后几小时内就赶赴灾区的温家宝周二走访了受灾地区,并安抚公众说政府会帮助那些受灾最重的群众。
新华社报导,温家宝在得知某些灾民缺少食物、饮用水和帐篷后表示,政府要尽最大的努力向父母们发放奶粉,保证孩子们不要挨饿。
政府仍在全力营救幸存者。新华社报导,中国国防部表示,截至周二下午,已经有近20,000名解放军官兵和武警进入了灾区,还有30,000人正在乘飞机、火车、汽车甚至是徒步赶赴灾区。不断发生的余震加大了救援工作的难度,促使数千名灾民在四处散布的临时帐篷中安身。
救援主力仍未抵达震中汶川县。由于气候恶劣,官员们取消了用直升机“机降”救援物资的计划,之后又取消了第二套“伞降”方案。在地震发生后大约24小时,大约有1,300名军医和士兵终于徒步到达了汶川。截至周二晚间,汶川官员报告已证实死亡57人,但仍有60,000人下落不明。新华社报导,当地官员何飙在电话中哽噎地说:“我十分着急,十分着急!”
ColorChina Photo / NewsCom
一名妇女在痛哭,身后的武警官兵正准备寻找都江堰市一
所倒塌学校校舍内的幸存者
建筑师表示,因灾受损情况的差异可能反映出成都和相对贫穷的周边乡镇在建筑材料和建筑技术的普遍不同,以及后者在执行建筑抗震标准上的疏忽。在中国大部分地区,从理论上讲,工程制图和建筑作业都要通过单独的抗震检查。
一位经常在四川工作的上海建筑师表示,这里面的漏洞很多。
更糟糕的是,中国有数千座籍籍无名的小城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了;因为随着中国的城市化进程,每年都有多达1,500万农民成为“城里人”,他们需要安家之处,而他们的房子往往是越便宜越好,建得越快越好。
在这一趋势的推动下,拥有全球最多人口的中国就变成了全球最大的建筑工地。政府统计数据显示,中国2006年的房屋建筑面积达到了18亿平方米左右,此外在建的还有41亿平方米。如此迅速的城市化进程正在改变四川这个人口大省,这里的居民有大约8,200万人,和德国全国人口数量差不多。2006年这个山区省份的建筑面积在全国排名第五,是北京完工量的两倍左右。

掩埋在废墟中的汽车
在距离震中60公里的彭州周边仓促建成的城镇中,当地居民已经意识到他们现在已不复存在的家园是多么不堪一击,这些用砖头和水泥盖起的房子几乎没有考虑到安全因素。廖晓铃(音)说,她的小叔子在地震发生时从楼上的窗户中被甩了出去,而她86岁的老父被压在了倒塌的墙下。这里曾经既是他们的家也是他们做买卖的地方,而今廖晓铃说,家已经没有了。
除了学校外,四川有两家医院也坍塌了。一些专家表示,在快速发展的地区,公共资金的积累通常会比居民的增长滞后,而且这些资金往往会被分流到其他用途之上,比如为当地政府建造豪华的办公楼等。
政府官员告诫称现在不要做出有关某些建筑比其他建筑更易受损的结论。中国建设部发言人李秉仁表示,受灾地区房屋是依照相关标准而建的,但是此次地震及余震的强度要超出了最初设计的抗震标准。他指出,和普通房屋相比,学校教学楼往往是大跨度大开间建筑,一旦倒塌容易造成更大伤亡。
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China Academy of Building Research)地震工程专家黄世敏(音)表示,中国长期以来一直要求新建房屋必须遵守抗震标准。在四川地区,房屋的抗震能力应该达到7级。对上海建筑的要求也是如此。但北京的抗震标准是抗8级地震,相比之下,政府对四川发生强震的准备似乎稍显不足。1976年在毗邻北京的唐山市所发生的大地震夺去了24万人的生命。
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解放军封锁了一所中学校舍倒塌现场的入口,有数百
名学生被埋
黄世敏表示,根据中国的建筑设计抗震要求,如果在具体的设计和建筑过程中没有问题的话,中国房屋的抗震能力应该是比较强的;但地震还包括了很多不确定因素,因此这仍是个复杂的问题。
彭州人民医院的护士们估计她们至少治疗了1,000名受伤人员。电力短缺迫使院方将病人疏散到了停车场和后院的蓝色帐篷中。周二下午医院开始断水;而且许多病人情绪变得很焦躁,因为他们已和自己的家人分开,而电话网络故障又使得他们无法和亲人联络。有些人被告知已经可以出院回家了,但他们说自己根本无家可归。
26岁的农民周艳(音)因头部被二层坠落的砖头砸伤而进入帐篷治疗。医生告诉她可以回家了,但她已经无家可回了。她说,我没有家了,什么都没有了。她的丈夫在沈阳打工做家具,地震时他离家还不到一周时间。他已和周艳取得了联系,虽然他都要急疯了,但眼下也没有车可以搭他回家看看。周艳说地震发生时,她的哥嫂和她在一起,但相信他们已经罹难了。
周艳说她家的房子是十多年前建的,这种两层高的砖楼在当地很常见。他们从来没有想过盖房子要考虑抗震的问题,特别是抗击这么大的地震。周艳说现在重建至少需要10万元,这笔钱是无论如何也攒不下来的。她说,我一点办法都没有,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或能找谁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