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语堂译《幽梦影》摘录-品格卷 人生卷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亮点网 时间:2020/01/23 16:30:02
这是我从林语堂译《幽梦影》中摘录出来的。因为最近正在看《百家讲坛-老子》,才感觉道很多思想跟《道德经》完全是融化的,有些根本还无法深刻理解到具体的含义和内涵,仅先摘录出来供学习。
幽梦影-品格卷(摘录)
品格——之一
何谓善人?无损于世者则谓之善人;何谓恶人?有害于世者则谓之恶人。
含徵曰:尚有有害于世而反邀善人之誉。此实为好利而显为名高者,则又恶人之尤。
所以说我们谈利人利世即为善,损世利己即为恶 【】
品格——之二
无善无恶是圣人,善多恶少是贤者,善少恶多是庸人,有恶无善是小人,有善无恶是仙佛。
(冒)青若曰:昔人云,善可为而不可为。
人性本身是自私的,人无完人,所以辨证看也不存在有善无恶的人。【】
品格——之三
昭君以和亲而显,刘蕡(fei4)以下第而传,可谓之不幸,不可谓之缺憾。
含徵曰:若故折黄雀腿而后医之,亦不可。
品格——之四
为浊富不若为清贫,以忧生不若以乐死。
(吴)野人曰:我宁愿为浊富。
竹坡曰:我愿太奢,愿为清富,焉能遂愿?
品格——之五
天下唯鬼最富,生前囊无一文,死后每饶楮镪;天下唯鬼最尊,生前或受欺凌,死后必多跪
拜。
野人曰:世于贫士,辄目为穷鬼,则又何也?
(陈)康畴曰:穷鬼若死则并称尊矣。
品格——之六
富贵而劳悴,不若安闲之贫贱;贫贱而骄傲,不若谦恭之富贵。
(曹)实庵曰:富贵而又安闲,自能谦恭也。
(许)师六曰:富贵而又谦恭,乃能安闲耳。
竹坡曰:谦恭安闲,乃能长富贵也。
很类似禅里面常说的平常心,只足而常乐。【】
品格——之七
贫而无谄,富而无骄,古人之所贤也,贫而无骄,富而无谄,今人之所少也,足以知世风之
降矣。
(许)耒庵曰:战国时已有贫贱骄人之说矣。
竹坡曰:有一人一时,而对此谄对彼骄者更难。
品格——之八
文人每好鄙薄富人,然于诗文之佳者,又往往以金玉珠玑锦绣誉之,则又何也?
含徵曰:富人嫌其悭且俗耳,非嫌其珠玉文绣也。
竹坡曰:不文虽富可鄙,能文虽穷可敬。
云士曰:竹坡之言是真公道说话。
若金曰:富人之可鄙者在吝,或不好史书,或畏交游,或趋炎热而轻忽寒士,若非然者,则
富翁大有裨益人处,何可少之?
品格——之九
黑与白交,黑能污白,白不能掩黑;香与臭混,臭能胜香,香不能敌臭,此君子小人相攻之
大势也。
弟木山曰:人必喜白而恶黑,黜臭而取香,此又君子必胜小人之理也,理在又乌论乎势。
永清曰:当今以臭攻臭者不少。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品格——之十
耻之一字,所以治君子;痛之一字,所以治小人。
竹坡曰:若使君子以耻治小人,则有耻且格;小人以痛报君子,则尽忠报国。
语堂曰:这是真知卓见。
品格——之十一
无益之施舍,莫过于斋僧;无益之诗文,莫过于祝寿。
(殷)简堂曰:若诗文有笔资,亦未尝不可。
品格——之十二
宁为小人之所骂,毋为君子之所鄙;宁为盲主司之所摈弃,毋为诸名宿之所不知。
若金曰:不为小人所骂便是乡愚,若为君子所鄙断非佳生。
傲骨不可无,傲心不可有;无傲骨则近于鄙夫,有傲心不得为君子。
天外曰:道学之言,才人之笔。
品格——之十四
人非圣贤,安能无所不知。只知其一,惟恐不止其一,复求知其二者,上也;止知其一,因
人言始知其二者,次也;止知其一,人言有其二而莫之信者,又其次也;止知其一,恶人言
有其二者,斯下之下矣。
星远曰:兼听则明,心斋所以深于知也。
永清曰:圣贤大学问,不意于清语得之。
这几句关于作学问的道理讲的入骨三分。只有善于思考,勇于思考,不盲从,不自大才能真正的做好学问。对于解决问题也一样,《你的灯亮着吗》强调了当我们找到解决问题的答案后永远不要认为问题只有一个答案,或者永远不要自认为自己的答案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品格——之十五
武人不苟战,是为武中之文;文人不迂腐,是为文中之武。
司直曰:是真文人必不迂腐。
品格——之十六
文人讲武事,大都纸上谈兵;武将论文章,半属道听途说。
(吴)街南曰:今之武将讲武事,亦属纸上谈兵;今之文人论文章,大都道听途说。
品格——之十七
圣贤者,天地之替身。
品格——之十八
天极不难做,只须生仁人君子有才德者二三十人足矣,君一相一冢宰一,及诸路总制抚军是
也。
九烟曰:吴歌有云,“做天切莫做四月天”,可见天亦有难做之时。
云士曰:极诞极奇之话,极真极确之话。
幽梦影-人生卷(摘录)
人生——之一
情之一字,所以维持世界;才之一字,所以粉饰乾坤。
*(吴)雨若曰:世界原从情字生出。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兄弟,有兄弟然后
有朋友,有朋友然后有君臣。
人生——之二
情必近于痴而始真,才必兼乎趣而始化。
(陆)云士曰:真情种,真才子,能为此言。
(顾)天石曰:才兼乎趣,非心斋不足当之。
(尤)慧珠曰:余情而痴则有之,才而趣则未能也。
人生——之三
律己宜带秋气,处世宜带春气。
人生——之四
能闲世人之所忙者,方能忙世人之所闲。
人生——之五
人莫乐于闲,非无所事事之谓也。闲则能读书,闲则能游名胜,闲则能交益友,闲则能饮酒,
闲则能著书。天下之乐,孰大于是?
(陈)隺山曰:然则正是极忙处。
(尤)悔庵曰:昔人云,忙里偷闲,闲则而偷,盗亦有道矣。
(李)若金曰:闲固难得,有此五者,方不负闲字。
人生——之六
妾美不如妻贤,钱多不如境顺。
(张)竹坡曰:此所谓竿头欲进步者。然妻不贤安用妾美,钱不多那得境顺。
(张)迂庵曰:此盖谓两者不可得兼,舍一而取一者也。又曰:世固有钱多而境不顺者。
人生——之七
值太平世,生湖山郡,官长廉静,家道优裕,娶妻贤淑,生子聪慧,人生如此,可云全福。
(许)筱林曰:若以  直 愚蠢之?当之,则负却造物。
(江)含噅曰:此是黑面老子,要思量做鬼处。
(吴)岱观曰:过屠门而大嚼,虽不得肉,亦觉快意。
(李)荔园曰:贤淑聪慧,尤贵永年,否则福不全。
人生——之八
有功夫读书,谓之福;有力量济人,谓之福;有学问著述,谓之福;无是非到耳,谓之福;
有多闻直谅之友,谓之福。
(杨)圣藻曰:在我者可必,在人者不能必。
(王)丹麓曰:备此福者,惟我心斋。
(李)水樵曰:五福骈臻固佳,苟得其半者,亦不得谓之无福。
(倪)永清曰:直谅之友,富贵人久拒之矣,何心斋反求之也?
人生——之九
不治生产,其后必致累人;专务交游,其后必致累己。
圣藻曰:晨钟夕磬,发人深省。
(冒)巢民曰:若在我,虽累己累人,亦所不悔。
(宗)子发曰:累己犹可,若累人则不可矣。
含徵曰:今之人未必肯受你累,还是自家隐些的好。
人生——之十
胸中小不平,可以酒消之;世间大不平,非剑不能消也。
(周)星远曰:看剑饮杯长,一切不平皆破除矣。
迂庵曰:苍苍者未必肯以太阿假人,似不能代作空空儿也。
悔庵曰:龙泉太阿,汝知我者,岂止苏子美以一斗读《汉书》耶?
人生——之十一
多情者必好色,而好色者未必尽属多情;红颜者必薄命,而薄命者未必尽属红颜;能诗者必
好酒,而好酒者未必尽属能诗。
竹坡曰:情起于色者,则好色也,非情也。祸起于颜色者,则薄命在红颜,否则,亦止曰命
而已矣。
(洪)秋士曰:世亦有能诗而不好酒者。
人生——之十二
有青山方有绿水,水惟借色于山;有美酒便有佳诗,诗亦乞灵于酒。
(李)圣许曰:有青山绿水,乃可酌美酒而咏佳诗,是诗酒亦发端于山水也。
人生——之十三
酒可好不可骂座,色可好不可伤生,财可好不可昧心,气可好不可越理。
(袁)中江曰:如灌夫使酒,文园病肺,昨夜南塘一出,马上挟章台柳归,亦自无妨,觉愈
见英雄本色也。
人生——之十四
天下无书则已,有则必当读;无酒则已,有则必当饮;无名山则已,有则必当赏玩;无才子
佳人则已,有则必当爱慕怜惜。
弟木山曰:谈何容易,即我家黄山,几能得一到耶?
人生——之十五
不得已而谀之者,宁以口,毋以笔;不可耐而骂人者,亦宁以口,毋以笔。
(张)豹人曰:但恐未必能自主耳。
竹坡曰:上句立品,下句立德。
迂庵曰:匪惟立德,亦以免祸。
天石曰:今人笔不谀人,更无用笔之处矣。心斋不知此苦,还是唐宋以上人耳。
云士曰:古笔铭曰:“毫毛茂茂,陷水可脱,陷文不活。”正此谓也。亦有谄以笔而实讥之者,
亦有以笔而若誉之者,总以不笔为高。
人生——之十六
万事可忘,难忘者名心一段;千般易淡,未淡者美酒三杯。
竹坡曰:是闻鸡起舞,酒后耳热气象。
丹麓曰:予性不耐饮,美酒亦易淡,所最难忘者,名耳。
云士曰:惟恐不好名,丹麓此言,具见真处。
人生——之十七
物之能感人者,在天莫如月,在乐莫如琴,在动物莫如鹃,在植物莫如柳。
人生——之十八
阅《水浒传》,至鲁达打镇关西,武松打虎,因思人生必有一桩极快意事,方不枉在生一场。
即不能有其事,亦须著得一种得意之书,庶几无憾耳。
竹坡曰:此等事必须无意中方做得来。
弟木山曰:兄若打中山狼更极快意。
人生——之十九
胸藏丘壑,城市不异山林;兴寄烟霞,阎浮有如蓬岛。梧桐为植物中清品,而形家独忌之甚,
且谓梧桐大如斗,主人往外走??俗言之不足据,类如此夫。
含徵曰:爱碧桐者遂艰于白镪。造物盖忌之,如靳之也,有何吉凶休咎之可关。只是打秋风
时,光棍样可厌耳。
人生——之二十
有地上之山水,有画上之山水,有梦中之山水,有胸中之山水。地上者妙在邱壑深邃,画上
者妙在笔墨淋漓,梦中者妙在景象变幻,胸中者妙在位置自如。
星远曰:心斋《幽梦影》中文字,其妙亦在景象变幻。
(殷)日戒曰:若诗文中之山水,其幽深变幻,更不可以名状。
含徵曰:但不可有面上之山水。
(余)香祖曰:余境况不佳,水穷山尽矣。
人生——之二十一
鳞虫中金鱼,羽虫中紫燕,可云物类神仙。正如东方曼倩避世金马门,人不得而害之。
含徵曰:金鱼之所以免汤镬者,以其色胜而味苦耳。昔人有以重价觅奇特者,以馈邑侯。
邑侯他日谓之曰:“贤所赠花鱼殊无味。”盖已烹之矣。世岂少削圆方竹杖者哉。
人生——之二十二
人须求可入诗,物须求可入画。
(龚)半千曰:物之不可入画者,猪也,阿堵物也,恶少年也。
竹坡曰:诗亦求可见得人,画亦求可像个物。
(石)天外曰:人须求可入画,物须求可入诗,亦妙。
人生——之二十三
昔人云,若无花、月、美人,不愿生此世界。予益一语云,若无翰墨、棋、酒,不必定作人
身。
日戒曰:枉为人身生在世界,急宜猛省。
天石曰:海外诸国决无  墨棋酒,即有?亦不与吾同,一般有人,何也?
(胡)会来曰:若无豪杰文人,亦不需要此世界。
人生——之二十四
愿在木而为樗,愿在草而为蓍,愿在鸟而为鸥,愿在兽而为廌,愿在虫而为蝶,愿在鱼而为
鲲。
(郑)破水曰:我愿生生世世为顽石。
悔庵曰:愿在人而为梦。
慧珠曰:愿在梦而为影。
人生——之二十五
庄周梦为蝴蝶,庄周之幸也;蝴蝶梦为庄周,蝴蝶之不幸也。
(黄)九烟曰:惟庄周乃能梦为蝴蝶,惟蝴蝶乃能梦为庄周耳。若世之扰扰红尘者,其能有
此等梦乎?
(孙)恺似曰:君于梦之中,又占其梦耶?
含徵曰:周之喜梦为蝴蝶者,以其入花深也。若梦甫酣而乍醒,则又如嗜酒者梦赴席而为妻
惊醒,不得不加痛诟谇矣。
人生——之二十六
假使梦能自主,虽千里无难命驾,可不羡长房之缩地;死者可以晤对,可不需少君之招魂;
五岳可以卧游,可不俟婚嫁之尽毕。
九烟曰:予尝谓鬼有时胜于人,正以其能自主耳。
含徵曰:吾恐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地茫茫皆不见也。
人生——之二十七
少年须有老成之识见,老成人须有少年之襟怀。
含徵曰:今之钟鸣漏尽,白发盈头者,若多收几斛麦,便欲置侧室,岂非有少年之襟怀耶?
独是少年老成者少耳。
竹坡曰:十七八岁便有妾,亦居然少年老成。
若金曰:老而腐板,定非豪杰。
(王)司直曰:如此方不使岁月弄人。
人生——之二十八
躬耕吾所不能,学灌园而已矣;樵薪吾所不能,学薙草而已矣。
释菌人曰:以灌园薙草自任自持,可谓不薄;然笔端隐隐有非其种者锄而去之之意。
司直曰:予自名为识字农夫,得毋妄甚?
人生——之二十九
高语山林者,辄不善谈市朝事、审若此则当并废《史》《汉》诸书而不读矣,盖诸书所载
皆古之市朝也。
竹坡曰:高语者,必是虚声处士。真入山者,方能经纶市朝。
人生——之三十
凡事不宜刻,若读书则不可不刻;凡事不宜贪,若买书则不可不贪;凡事不宜痴,若行善则
不可不痴。
圣藻曰:行善不痴,是邀名矣。
人生——之三十一
文名可以当科第,俭德可以当货材,清闲可以当寿考。
(聂)晋人曰:若名人而登科第,富翁而不骄奢,寿翁而又清闲,便是蓬台三岛中人也。
(范)汝受曰:此亦是贫贱文人无所事事自为慰藉云耳,恐亦无实在受用处也。
(曾)青藜曰:无事此静坐,一日似两日。若活七十年,便是百四十。此是清闲当寿考注脚。
人生——之三十二
涉猎虽曰无用,犹胜于不通古今;清高固然可嘉,莫流于不识时务。
竹坡曰:不合时宜,则可;不达时务,奚其可?
人生——之三十三
有山林隐逸之乐而不知享者,渔樵也,农圃也,缁黄也;有园亭姬妾之乐而不能享、不善享
者,富商也,大僚也。
弟木山曰:有山珍海错而不能享者,庖人也;有牙签玉轴而不能读者,蠹鱼也,书贾也。
人生——之三十四
清宵独坐,邀月言愁;良夜孤眠,呼蛩语恨。
(黄)孔植曰:此逆旅无聊之况,心斋亦知之乎?
人生——之三十五
官声采于舆论,豪右之口与寒乞之口俱不得其真;花案定于成心,艳媚之评与寝陋之评概恐
失其实。
永清曰:我谓众人唾骂者,其人必有可观。
若金曰:豪右而不讲分上,寒乞而不望推恩者,亦未尝无公论。
九烟曰:先师有言,不如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
人生——之三十六
多情者不以生死易心,好饮者不以寒暑改量,喜读书者不以忙闲作辍。
人生——之三十七
立品须发乎宋人之道学,涉世须参以晋代之风流。
(方)宝臣曰:真道学未有不风流者。
永清曰:等闲地位,却是个双料圣人。
云士曰:有不风流之道学,有风流之道学,有不道学之风流,有道学之风流,毫厘千里。
人生——之三十八
豪杰易于圣贤,文人多于才子。
竹坡曰:豪杰不能为圣贤,圣贤未有不豪杰,文人才子亦然。
人生——之三十九
风流自赏,只容花鸟趋陪;真率谁知,合受烟霞供养。
含徵曰:东坡有云,当此之时,若有所思而无所思。
人生——之四十
痛可忍而痒不可忍;苦可耐而酸不可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