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60年,一场游戏一场梦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亮点网 时间:2020/01/28 02:19:43
中国人做起事情来总是一窝蜂的上,很盲目。拿中国的教育60年来说,现在看起来真的是一场不能再糟糕的游戏。中国的高等教育已经面临崩溃,这绝非危言耸听,而是现实的内在逻辑。
众所周知,一个人,他可以接受某个组织的教育,也有不接受某个组织教育的权力。人们接受教育,愿意给子女搞教育投资,是因为他们从教育投资中能够获得利益,否则经济人是不会愿意做教育投资的。古代的科举制度就是这样,“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那时搞的是精英教育,大部分人是读不起书的。
再从某个组织谈起,或者说是从一个企业一个资本集团来说,这个资本集团需要多少个方面的多少人才,这个资本集团就办教育培养这么多人才,这种为自己集团培养人才的模式是免费的。这个时候,社会上一些小集团他们没有足够的资本来办教育,培养自己所需要的人才,就只能委托大资本集团所办的教育机构来为自己培养,这种人才培养是收费的,由所需人才机构来承担。
再后来,教育改革了,教育产业化了。教育都收费了,各种需要人才的资本集团都到专业的教育机构去招揽人才。这种人才培养的费用由人才被雇佣后的工资来承担,即被教育者工作后的高于未受教育者的高工资待遇来抵消他们受教育时的支出。这种情况也是可以理解的。
回首中国60年教育,就是这样的。建国初期,全国是一家,都是一条心。这种规模庞大的大资本集团,急需大量人才来建设国家、发展经济。而作为工农结合的领导阶级又非常的缺少这样的人才,于是大量的引进人才与发展教育。那是一个人才非常短缺的年代,那是一个人才严重供不应求的年代。但那时的教育模式应该说是正确的。高等教育全部是免费的,毕业后被分配到这个大资本集团为国家资本服务、工作。而且他们还获得了高于一般劳动者的薪酬。
现在我们得反过头来想一想,如果我们现在的高等教育所培养出来的许多人才,却在干着那些根本就用不着上高等教育就能应付得来的工作,拿着与未接受高等教育的劳动者差不多的薪酬,这就说明他们所接受的高等教育等于是白读了,他们接受高等教育所做的经济投资全部是浪费,不仅浪费资金,而且浪费大好的青年时光。
这就是人才培养与供求关系脱钩后所产生的一大弊病。可惜的是,我们现在许多人都看不到这种弊病。许多大学生干着一些中学生就能应付得了的工作,他们在工作中,大学里学到的那些东西完全没用,也根本就用不着。他们拿着与一般劳动者一样的薪酬。
尽管政府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鼓励发展中等职业教育,因为中国目前需要的是大量的产业工人,而不是大量的高素质的研究开发人才,中国不需要这么多大学生。但是这些接受教育的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他们的思想还停留在那个国内人才严重供不应求的计划经济、国家资本时代,认为一旦考上大学,就意味着美好的前景就在眼前;又或者,他们的思想还停留在那个科举制度时代,一旦考上大学,就意味着挤入上层统治阶级,全家都一起跟着光荣。然而现实总是在一次次打破他们的这种思想,在当今中国,教育,其实已经不值得大家投资。当然,这并不是说所有的人都应该不考大学,而是说,当今中国的大学教育已经严重泛滥成灾了。以后的大学教育,只能重新走“精英教育”的道路,不仅不能再扩招,而且还需要大大的减少招生规模,要让学校成为调节人才供求关系的主体,要让学校自身市场化。人才的培养以及培养后的人才的就业去向,这两方面都应该由学校自己来承担。这样的学校,一方面要努力到市场上去寻找适合自己学校专业的就业岗位,另一方面要充分做好市场分析,决定招生规模。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先生,前不久说什么“大学教育不应该与经济挂钩,大学应该纯粹的搞学术研究”,我想,这个纪校长真是书呆子,他以为如今的大学还是皇家政府养的那一帮吟诗作赋、谈笑风生的御用文人、风流雅士,这真是书呆子之见,不足为信,也可以说是书生误国。
我们谁都无法回避这样的现实,中国的大学教育,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他们培养的人才越来越多的干着那些根本就不用接受高等教育就能干的低薪工作,甚至大学生失业率越来越高。而就是这样的高等教育,他们竟然还收取高昂的学费,这样的教育还不是免费教育,真是让人哗然。假如是一个理性的经济人,这种教育,就是免费,我们也不读。这种教育,教育产业化,肥了某些人的腰包,减了政府财政的负担,活了学校所在地的消费。
以后的大学教育,应该更加的与市场供求加强联系,让专业化教育红火,让社会急需的专业红火。还有一个方面,让大的企业成为培养人才的主体,让他们自己为自己培养人才。
当今,政府为了解决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还在广泛的开发渠道,什么让大学生当村官,大学生考公务员,也就是努力在自己的资本集团内开发出更多的岗位来解决就业,但这两种解决就业的方法其实对经济发展只起反作用,毫无正面的积极作用可言。它只会一年又一年的加剧就业危机,最终水干鱼亡。
最后再说一句,义务教育还是很有必要的,一方面提高国民素质,另一方面对受教育者本身也是有益的。
记住:我们有接受教育的权力,也有不接受任何组织教育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