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坛风云]养车贵,贵在养路费。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亮点网 时间:2020/01/24 17:09:31
现在的车主发现口袋里的钱越来越不够用了,因为养车的成本无声无息猛涨。
事实上,我们养车的费用已和国际接轨。以下按私车年行驶20000公里,每百公里油耗10升,以93#汽油测算。
我计算了一下养车的成本:980元/年票+1000元/养路费+3600元/年固定停车费+680元/车船使用税+1825元/年临时停车费(按5元/天*365天)+10000元/年过桥过路费(按0.5元/公里*20000公里)+10600元/年加油费(0.53元*20000公里,百公里10升算)+5000元保险费=33685元 。
这里还没包括:交警罚款,我一年大概800元(不要指责我野蛮驾车,有时候你的确防不胜防),维修保养费等等。
我列的数据可见,除了汽油费外,一大堆的养路费、过桥、过路费也占了开支一半,也就是说,你的车只要开动,就会有各种费用掏出,而且按你的行驶公里数,买路钱与汽油钱几乎是1:1。国外不同中国,除了保险,就是油费,所谓的买路钱,少之又少,更别提什么购置税、年票、进城费了……。而我们却每年为在不知不觉中花掉了大笔费用。
相对于韩国、香港、欧洲等油价13元/升以上,我们的油价是较低的,但车主却享受不到低油价的好处,一方面中石油、中石化叫苦连天,另一方面车主对油价愤愤不平,这钱到底到哪里去了?假如我们也把各项费用(不含保管、停车费、保险费)打入油价,等于23260元/2000升油=11.63元/升。
矛头:过路、过桥费。
有人说:此路是我开,此桥是我架,若要从此过,留下买路钱,天经地义。
实际上,养路费对消费者而言是一块揭不起的帽,因为它的水太混、太深,国家多年来费改税想实行也施行不了,原因如此。表面上是保护投资者利益,实际上在玩“花别人的钱,为自己办事”的把戏。就如沪杭高速公路,连陈良宇夫人也受其收购案影响,在众多上市公司,04年主营收入增长看,赣粤高速、中原高速、皖通高速、山东基建都有30%以上的增幅。其中,赣粤高速处于以上公司的最高增幅,达66.9%,其次为中原高速,达53.6%。从实现主营收入增长的来源看,赣粤高速、中原高速除了车流量的自然增长外,新收购项目对主业的增长起了很大的作用;而其他公司主要是源于车流量的自然增长。
由此可见,公路收费确实是块肥肉,而且还会有如名闻天下的“洛溪桥收费事件”的好处::
80年代初,为建洛溪桥,霍英东无偿捐款1700万元。据悉,霍英东的这笔捐款还由于事后进行了一系列成功的资本运作,增值到7000万。按当时洛溪桥的工程预算,这笔款项即使不够建桥,也差不了多少。然而快二十年后,人们忽然发现了大问题,番禺区政府一直在向过往的车量收“买路钱”——过桥费。而且番禺区政府此事再也不提霍英东建桥捐款一事。每天数万辆车通行缴费,17年收费14.5亿,这些钱都到哪去了呢?全国又有多少类似的桥和路呢?
这种现象十分普遍,实质上都是车主埋单。而这些路与桥,无不与当地政府有牵连,所以会出现有趣的现象,只要油价上涨,媒体就会配合车主、一些官员怒斥“垄断害民”,但一牵涉到各种公路收费的实质问题,媒体基本是“禁言”,或“顾左右而言他”,车主也只能云里雾里。有样学样,不但在高速公路,连国道、省道、乡道,甚至村道都能收费。
据了解,全国公路系统员工人数150万人,每人年收入25000元计算,要375亿元,这些钱是否都从车主腰包里出?否则钱从哪来?建路架桥的钱到底有多少是纳税人的?车主掏的养路费又肥了多少蛀虫?
集各方之力建路没错,错就错在没完没了地收费,错就错在无法让人知道如何回报?把车主当成“唐僧肉”,让车主糊涂买车,糊涂缴费,糊涂挨宰。
再次建议政府推行公车改制,否则官员们根本不知道车主的负担有多重。
欢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