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日成党内大清洗:71名老委员只剩28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亮点网 时间:2019/10/17 18:15:09
朝鲜战争自1950年6月25日持续到1953年7月27日(以南北朝鲜签署《关于朝鲜军事停战的协定》为标志),在此期间,当时的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开始对身边的元老级人物进行打击;到了1956年,金日成正式对党内“亲中派”(又称延安派)和“亲苏派”实施“大清洗”,直到1958年才宣告“胜利”。清除朴宪永集团
朴宪永(1900年——1955年)是威望很高的政治家,他在十九岁时便参加了朝鲜“三一运动”,后因日本警察的追捕而流亡中国上海。1945年,朝鲜取得独立后,以朴宪永为领导的朝鲜共产党中央领导全朝鲜共产党的活动。同年,金日成从中国回到朝鲜后,一方面表示接受在汉城的朴宪永中央的领导,另一方面建立了朝鲜共产党北方局,但这在初期遭到汉城中央的批评,北方咸镜道党组织甚至一度表示不接受北方局的领导。
1947年,由于南朝鲜当局和美国的镇压,朝鲜共产党中央无法在汉城立足,领导人物纷纷被迫撤退到北方,于是在苏联的撮合下,南北双方达成了联合协议,正式成立了朝鲜劳动党,以金日成为委员长,朴宪永为副委员长。
朝鲜战争爆发后,朴宪永负责策动南方党组织和民众起义,由于战争失利,南方党实力大减。朝鲜劳动党内即指责南方的劳动党在解放战争中没有做到发动人民起义配合人民军进军的计划,从而把战争失利的责任推到南方劳动党领导身上。
1953年3月,司法部长李承烨、驻中国大使全五稷、第一届最高人民议会议员金午星、南朝鲜解放游击第十支队长孟种镐、劳动党联络部长朴胜源、劳动党联络部长裴哲、劳动党社会部长姜文锡、内务省干部白亨福等十人被判处死刑,另有两人分别被判处十五年和十二年有期徒刑。
当时,作为劳动党第二把手的朴宪永也不能幸免于难,他于1955年12月15日被判处死刑。上述等人都是以“美帝国主义雇佣间谍”的名义起诉的。
老帅功高动不得
朝鲜战争爆发后,金日成的朝鲜人民军突破三八线一路南下,人民军的主力是从中国归国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的两个朝鲜族师和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各野战军服役的朝鲜族官兵以及从苏联归国的旅苏朝鲜侨民。
旅苏朝侨大都是坦克兵。所以金日成的陆军主力和装甲部队都极为强悍。他自己的那些游击队却不值一提。由于金日成给苏联的报告是美国不会出兵干预,所以斯大林默许了金日成的军事行动。结果由于金日成笨拙的指挥,导致在釜山前线的人民军主力被麦克阿瑟从仁川登陆的美军截断后路,基本被歼灭。大约11万朝鲜人民军成建制被俘虏。要不是朝鲜副帅崔庸健带领少数部队拼死扭住美军使之不能迅速北上形成合围,金日成早就成了美军的俘虏,到美军战俘营去啃窝窝头了。
崔庸健是一位忠厚的将领,他在抗日战争时期就已经是战功卓著,当金日成随着苏军回国时,崔庸健正在中国东北汇报工作。因为按照共产国际的决定,解散朝鲜共产党,朝鲜党员并入中国共产党,崔庸健严格遵守既定的组织程序,所以被金日成钻了空子。但是,即使崔庸健先于金日成回国,这位亲华的朝鲜领袖也不能被苏军接受。
崔庸健本人没有政治野心,他一心拥戴金日成为领袖,在美军仁川登陆后又死战不撤,给金日成率残部退入北朝鲜争取到了黄金般的宝贵时间。其实只要崔庸健稍一退让,金日成必败无疑,而此时的朝鲜领袖必将是他这位次帅。由于崔庸健的崇高威望,金日成后来的清洗始终不敢动这位老帅,1970年上赶着要跟中国友好,还得派这位老帅访华。
大规模清洗延安派和亲苏派
朝鲜战争结束后,中国军队没有立即撤兵。当时朝鲜军队分为两派,一是亲苏派,一是亲中派——即中共在延安培训的干部。
1956年2月,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苏联共产党二十大会议上猛烈在批判斯大林,并借机指责金日成在朝鲜大搞个人崇拜。四个月后,金日成访问苏联,赫鲁晓夫曾要求金日成放弃个人崇拜。根据记录了当时朝苏两党会谈的苏共内部文件记载:苏共向朝鲜同志提出忠告,朝鲜劳动党存在严重错误,对金日成进行个人崇拜。金日成接受了苏共的提议,同意采取措施改正缺点。
苏联的动向使得朝鲜国内的延安派受到鼓励。延安派暗中策划对金日成的批判。实际上,从哪一方面看,金日成也不配担任朝鲜的最高领袖。1956年8月29日,朝鲜劳动党举行苏联、东欧归国报告会,亲苏派的朴昌玉和延安派的崔昌益等人公开向金日成挑战。
1960年代初期亡命韩国的前朝鲜副总理助理吴基完见证了延安派发难及失败的全过程:延安派的一位成员在朝鲜中央会议上刚一发言,立刻遭到金日成游击队派一哄而上的高声谩骂以至于无法继续发言,会场乱作一团。其他延安派连发言的机会都没有,实际上金日成的卧底已经洞悉了延安派的意图,因此金日成迅即反扑,把涉及的延安派成员全部开除出党。当天延安派的商业部长尹金钦、职业总同盟委员会委员长戌辉即逃亡中国,而崔昌益和朴昌玉被逮捕,后来在8月的中央全会上被除名。
不久后,苏联第一副总理米高扬、中国国防部长彭德怀先后访问朝鲜,两人都要求撤回对亲苏派和延安派的除名处分,因而在9月的中央全会上,崔昌益和朴昌玉又被恢复了中央委员身份。
但金日成的清洗运动远没有完。到了1956年底,朝鲜劳动党开始换发党证(实际就是进行清党运动)。1957年,金日成借这一运动将党内的延安派、亲苏派以及南朝鲜劳动党派系的残余一网打尽,延安派的结局不甚清楚,亲苏派中仍保留苏联国籍者在此期间全部返回苏联。
经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清洗运动后,到了1958年3月,朝鲜劳动党第一次代表大会上,金日成将这一连串事件形容为一大胜利,从此,以其为主体的游击队派独占了朝鲜的领导地位。据统计,到1961年9月,四次代表大会选举出的85名中央委员中,原来三次代表大会选举出的71名中央委员连任者只有28人,而其余43人中大部分是遭清洗的延安派和亲苏派。
金日成还在朝鲜全境开展思想整肃,后来解密的苏联内部文件记录了金日成的清洗过程:在一个月内,有两千多人遭到整肃,其中四百多人以反对朝鲜政治体制的名义被公开枪杀。
来源:星岛环球网   来源日期:2007-3-29   本站发布时间:2007-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