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毛选》认识毛泽东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亮点网 时间:2019/11/15 20:36:30
作者:diskonline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这是《毛泽东选集》的第一句话,从这句话可以知道毛泽东是一个立场很明确的人,在以下的所有文章里都贯穿了他的这种精神;从这句话可以知道毛泽东绝对不是一个不分是非的人,不是一个不分黑白的人,也不是一个“韬光养晦”的人。那是不是毛泽东不支持搞经济建设,只希望闹革命呢?
         在《我们的经济政策》一文中,毛泽东提到“我们对于私人经济,只要不出于政府法律范围之外,不但不加阻止,而且加以提倡和奖励。因为目前私人经济的发展,是国家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所需要的。私人经济,不待说,现时是占着绝对的优势,并且在相当长的期间内也必然还是优势。”可见,毛泽东并不是一个一味的反对搞经济建设的人,在这里,他甚至在鼓励搞私人经济。而由于文革的历史,我们往往会认为毛泽东是反对私人经济的,这是多么大的误解啊!而且这也绝对不是在号召什么搞特色,而是在号召一种真正对百姓有益的私人经济,正所谓“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这是《道德经》里的一句话,意思是:上等的德行是不强调其有德行,所以其本质是有德行。下等的德行是过于强调其有德行,所以其本质是没有德行。同样的,在搞经济建设中如果不强调搞“特色”,反而会发挥出社会主义的“特色”,而过于强调搞“特色”,反而将失去社会主义的本质“特色”。
        同时毛泽东也是一个非常支持民族资产阶级的人,在《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一文中提到:“任何民族资本家,只要他不赞助帝国主义和中国卖国贼,我们就保护他。” “人民共和国的劳动法保护工人的利益,却也不反对民族资本家发财,并不反对民族工商业的发展,因为这种发展不利于帝国主义,而有利于中国人民。”在这里,我们不仅看到毛泽东对民族资本主义的支持,同时也知道他老人家是一位一切为了中华民族利益而着想的人,也是一个非常客观和理智的人。
       毛泽东一生一大半在战场上驰骋。那他真的是一个好战的人吗?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有关于他对战争的评价,他说道:“战争--------这个人类互相残杀的怪物,人类社会的发展终究要把它消灭的,而且就在不远的将来会要把它消灭的。但是消灭它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用战争反对战争,用革命战争反对反革命战争,用民族革命战争反对民族反革命战争,用阶级革命战争反对阶级反革命战争。”他还强调:“历史上的战争,只有正义的和非正义的两类。我们是拥护正义的战争反对非正义战争的。”可见毛泽东并不是一个热中于战争的人,他对战争的目的和性质的理解是十分明确的,战争是出于不得已的。当时的中国是一个内忧外患的中国,只能靠一场人民的战争来寻找出路,而毛泽东就是这场战争的领导者,而通过其对战争的描述,我们又看到他是一个厌恶战争的人,正所谓:“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
        既然毛泽东对战争有了正确的认识,那毕竟战争是需要谋略的,而且在这方面毛泽东的军事天才在他的文章中也可以看出:“只要有战争,就有战争全局。世界可以是战争的一全局,一国可以是战争的一全局,一个独立的游击区,一个大的独立的作战方面,也可以是战争的一全局。”有了这种对战争全局的认识,就可以制定出正确的战略战术,即“进攻时反对冒险主义,防御时反对保守主义,转移时反对逃跑主义;反对红军的游击主义,却又承认红军的游击性;反对战役的持久战和战略的速决战,承认战略的持久战和战役的速决战;反对固定的作战线和阵地战,承认非固定的作战线和运动战;反对击溃战,承认歼灭战........”正是凭着这种正确的战略指导,红军,八路军才能以弱胜强,从不利到有利,从弱小到强大。
       抗日战争爆发后,初期,日军在正面战场上不断告捷时,许多人悲观了,对中国的前途失去了希望,有的甚至投靠了日军。在这时毛泽东对民族的信心充分的表现了出来,在《和英国记者贝特兰的谈话》中说到:“投降主义根源于民族失败主义,即民族悲观主义,这种悲观主义认为中国在打了败仗之后再也无力抗日。不知失败正是成功之母,从失败经验中取得了教训,即是将来胜利的基础。悲观主义只看见抗战中的失败,不看见抗战中的成绩,尤其不看见失败中已经包含了胜利的因素,而敌人则在胜利中包含了失败的因素。”有了这样的信心才有了中华民族打不跨的意志,这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在面对多次的外敌入侵面前没有被彻底消灭的精神依据,也是中华民族的精华!在这种精神的号召下,全中国人民起来奋勇抗日,于是日本人招架不住了,开始采取另一种手段即物质和精神的诱惑,在这种情形下毛泽东又在《论持久战》一文中提出“敌人的这一掠夺的即灭亡中国的政策,分为物质的和精神的两方面,都是普遍地施之于中国人的;不但是对下层民众,而且是对上层成分,-----------当然对后者稍为客气些,但也只有程度之别,并无原则之分。”这就象是打了一剂预防针,避免了当时的腐化和堕落,但最根本的,是毛泽东认识到了抗日战争取得最终的胜利的条件:“第一是中国抗日统一战线的完成;第二是国际抗日统一战线的完成;第三是日本国内人民和日本殖民地人民的革命运动的兴起。”事实证明这种认识是完全正确的,因为有了正确的认识才能有正确的结果,即中国人民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
        抗日战争的胜利,使毛泽东成了名副其实的民族英雄,但这并不说明他不是一位国际主义战士。在《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一文中强调:“有日本侵略者和希特勒的‘爱国主义’,有我们的爱国主义。对于日本侵略者和希特勒的所谓‘爱国主义’,共产党员是必须坚决地反对的。” “这是因为日本侵略者和希特勒的战争,不但是损害世界人民的,也是损害其本国人民的。” “我们是国际主义者,我们又是爱国主义者,我们的口号是为保卫祖国反对侵略者而战。” “因此,爱国主义就是国际主义在民族解放战争中的实施。”当时二次大战的战争的性质已经由资本主义之间的掠夺战争,转变为一场国际反法西斯的战争,毛泽东的观点正是反映了这种国际形式。
        毛泽东的许多正确的观点,是来源于他渊博的知识。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知识分子,在《五四运动》一文中,他提到:“在中国的民主革命运动中,知识分子是首先觉悟的成分。” “然而知识分子如果不和工农民众相结合,则将一事无成。革命的或不革命的或反革命的知识分子的最后的分界,看其是否愿意并且实行和工农民众相结合。他们的最后分界仅仅在这一点,而不在乎口讲什么三民主义或马克思主义。真正的革命者必定是愿意并且实行和工农民众相结合的。”在这里,毛泽东多次强调知识分子要和工农群众相结合,为什么呢?因为工农群众是劳苦大众的代表,知识分子如果不把知识运用于解放劳苦大众的革命中去则是有害的,正所谓:“贵以身为天下者,可以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者,可以托天下。”意思就是说:象珍贵自己身体一样的去珍贵天下人,则可以把天下寄托给他。象爱护自己身体一样的去爱护天下人,则可以将天下托付给他。所以一个正义的知识分子永远都是站在劳苦大众立场上说话的。所以,毛泽东曾经在《新民主主义论》中多次赞扬鲁迅先生,他谈到:“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宝贵的性格。鲁迅是在文化战线上,代表全民族的大多数,向着敌人冲锋陷阵的最正确,最勇敢,最坚决,最忠实,最热忱的空前的民族英雄。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
        作为一个最有正义感的知识分子,毛泽东这位伟人就具有最强的凝聚力,在《为人民服务》一文中,他提到:“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道一起来了。我们还要和全国大多数人民走这一条路。” “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 “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是我们想到人民的利益,想到大多数人民的痛苦,我们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 “我们的干部要关心每一个战士,一切革命队伍的人都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在这种空前的凝聚力下,在解放前夕,解放军发展到空前壮大的阶段,并且在解放战争中履战履胜。在这时,毛泽东在《将革命进行到底》中阐述:“敌人是不会自行消灭的。无论是中国的反动派,或是美国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侵略势力,都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正是因为他们看到了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在全国范围内的胜利,已经不能用单纯的军事斗争的方法加以阻止,他们就一天比一天地重视政治斗争的方法。”而事实正是如此,由于美国的干涉,台湾没有被解放,而且通过政治手段问题一直也没有解决。在这里毛泽东提到的反动派重视政治斗争,在当时不是没有根据的,因为在解放初期确实存在一批立场不坚定的知识分子,有的甚至站在美国帝国主义一边,并且在《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中毛泽东提到:“有一部分知识分子还要看一看。他们想,国民党是不好的,共产党也不见得好,看一看再说。其中有些人口头上说拥护,骨子里是看,正是这些人,他们对美国存着幻想。他们不愿意将当权的美国帝国主义分子和不当权的美国人民加以区别。他们容易被美国帝国主义分子的某些甜言蜜语所欺骗,似乎不经过严重的长期的斗争,这些帝国主义分子也会和人民的中国讲平等,讲互利。他们的头脑中还残留着许多反动的即反人民的思想,但他们不是国民党反动派,他们是人民中国的中间派,或右派。”
       可见在当时的毛泽东心中已经意识到,美国必将在未来的中国发展中对中国构成影响。那在毛泽东心中他对美国的评价到底是怎样的呢?在《别了,思徒雷登》中他提到:“美国确实有科学,有技术,可惜抓在资本家手里,不抓在人民手里,其用处就是对内剥削和压迫,对外侵略和杀人。美国也有‘民主政治’,可惜只是资产阶级一个阶级的独裁统治的别名。”的确,当时美国在国民党身上的投资可是巨大的,但装备如此精良的国军却仍然不是装备简陋的解放军的对手,为什么呢?因为他支持的是一个不得民心的政权,他忽视了中国人民在正义的感召下所具备的潜力。
        毛泽东对投靠美国帝国主义,而将枪口对准本国人民的国民党嗤之以鼻。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是反对全体国民党人的,尤其在《唯心历史观的破产》中曾多次称赞孙中山先生,他讲到:“孙先生和他所代表的苦难的中国人民,一齐被‘西方的影响’所激怒,下决心‘联俄联共’,和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奋斗和拼命,当然不是偶然的。”只可惜,孙中山的继承人们,却一直都没有继承他的这种精神,以至中国一直都在走弯路一直到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