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苏联红军当年在东北的一些事情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亮点网 时间:2019/11/20 09:24:50
     二战末,苏联红军150万人于45年8月9日零点出兵东北,一周时间击败日本百万关东军,加速日本灭亡投降这一历史功绩是谁都抹杀不掉的。但如此规模的部队,在最初占领我国东北地区的2个月内,确确实实也带来了许多军纪不严、掠抢百姓的负面影响,后来苏军大多数回国,留下的部队都统一进入了营地管理,一些骚扰事件才逐步得到了遏制。

       由于长春当时是伪满洲国的“新京”,中长铁路的端点,又是关东军司令部的所在地(现吉林省委大院),所以苏军在进攻东北时动用了两个集团方面军准备对“新京”长春进行战略夹击。一是滨海集团军由中苏边境入境沿牡丹江,哈尔滨方向进攻长春,一是后贝加尔方面军由中蒙边境入境,以苏军在远东唯一一支坦克集团军为主力,穿越沙漠、草原、大西安岭攻入长春。后由于苏军攻势较猛,日本天皇在美苏共同攻击下于8月15日下诏投降,关东军16日也就决定向苏军缴械投降,所以来长春的苏军除了空军在空中曾经轰炸过日军以外,大多没在长春放过一枪一弹就变成了胜利的占领军。今天东北的好多城市都还存有当时修建的苏军烈士纪念塔,长春那条有名的人民大街原先被命名为斯大林大街,解放后在长春的城市中心位置修建了苏军纪念塔,上面是一架大轰炸机,四周都篆刻了那些已在空战中牺牲的苏军军官士兵的俄文名字加以对这些英雄的纪念。

       我今天想写的是听老人所讲的苏军在长春期间的一些扰民的事件,看看当时那些被中国人称为“老毛子”兵是如何由于生活习惯的差别和沟通上的困难所造成的一些现在看来还依然可笑的事情。苏军当时少有语言翻译,加上军纪涣散,散兵游勇经常出来扰民。8月份正是大热天,有一士兵看市场上有角瓜(西葫芦)以为是解渴的水果,拿起来就啃,不好吃他以为没熟透,就啃了这个又啃那个,害得小贩不敢吭声,看热闹的中国人围观直笑。还有一个苏军小兵看到了小贩卖的香皂误以为是奶油上来就抢,边走边往嘴里放,小贩拦也拦不住,当他吃到嘴里时,一边吐一边哇哇大叫。有一卖顶针的小贩可发了,苏军小兵以为是戒指,一口气花重金买了好几个。许多苏军士兵不知道货币的面值,讲究一点的士兵,看好东西就抓一把钱往小贩手上一放,钱面值大小不管,拿东西就走,吓得中国小贩找钱也不敢去追他们。有的士兵买烟买酒用的都是大票,许多小贩只好偷着乐,但有时他们也会拿小面值的钞票来买东西,那小饭就只能只认倒霉了。后来中国人知道他们不会辨别钱的真伪,他们再去民宅抢东西,老百姓就把冥币大把大把地给他们,这下可苦了小商贩了,这些士兵拿着冥币就买东西,不卖就抢,过者就开枪。还有一个红军士兵去小酒馆喝酒,喝着喝着就多了,把枪也撇了,军装也脱了,就穿一条短裤蹦到了桌上又唱又跳,中国人都躲在远远地看他耍,他跳着跳着就一头从桌上栽了下来,倒地便睡。

       我小的时候也曾听父亲讲当时爷爷家被苏军抢的事,一小队苏军在一个中国人的带领下,以搜查为名,在黑夜里敲门。那个中国人隔着门告诉屋里的人,快把东西藏好,女人脸上要摸黑也藏好,不开门不行呀!藏好了就开门吧!苏军士兵也不知道他喊的是什么?后来爷爷家就是没开门,把一些冥币顺着门扔了出去,这小队苏军以为是钱才高兴退去。我姥姥家在白天也曾来过一个苏军士兵,据邻居讲,他是抢完派出所后,又来抢百姓家。大白天也没防备,他就拎着枪来到了我姥姥家,包了一大包衣服,一手拿枪,一手拎包,临出房门时被门卡住了,被我167CM高大的姥姥,飞起一脚把他踢出门去,包也被我姥姥抢了回来。我姥赶紧把门关死,那个士兵进不来就上了姥姥家的房顶,坐在房上,拿着枪,两条腿在房檐下悬着。后来有人报告了红军司令部,很快红军司令部就派纠察队来了,当他看着那些开车来的红军时,脸色一下子就白了,脑袋也搭了下来,来的那些红军干净利索地把他押到车里带走了,据红军司令部的反馈,这名士兵被送上了军事法庭,投进了监狱。母亲的一个远房姐姐在苏军刚来长春时出嫁,兵荒马乱之时好多家人都很担心,婚嫁车在路上就被苏军截住了,幸亏有一个在俄国铁路供过职的亲属用俄语与苏军一顿交流,婚车才得以平安放行。

      在那个混乱时期,也有中国人大借红军的到来发财,姥姥家对面有一户酿啤酒的生意人家,红军来长春后生意一下子火起来,不仅钱赚得非常多,还与红军司令部的军官们交上了好朋友。

     后来父亲当兵,在东北各城市往来的火车旅途过程中,经常会看到那些换防的苏军战士和军官,双方军人都会在月台上高喊“哈拉绍”,“乌拉”,有时相互交换一些礼品,苏军大多给我军士兵的是大列巴、啤酒和香肠。在上世纪60-70年代那个中国食品高度短缺的时候,每每听到父亲讲述这段故事,我都会幻想自己也是一个军人,站在陌生车站的月台上,只为能充分享受那些诱人的当时看来异常难得的人间美味。